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垃圾分類進小區 亟待讓軟約束逐步“硬起來”
2019-06-25 11:07:37來源:中國建設報    作者:陳月芹

“小區近來加強了垃圾分類知識的普及,我8歲的小孫子經常問我垃圾分類的問題。有一天他問:‘奶奶,小龍蝦應該被分為什么垃圾?沒喝完的珍珠奶茶應該怎么分呢?’”6月21日下午五點半,北京市東城區崇外街道新怡家園社區的王奶奶來到小區垃圾分類點投放垃圾,提起了家里垃圾分類的趣事。“孫子有備而來地‘教導’我說,龍蝦殼、蝦頭應該屬于干垃圾,龍蝦肉屬于濕垃圾。奶茶要倒廁所,珍珠是濕垃圾,杯子吸管是干垃圾……惹得家人笑不停。”

日前,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9部門印發《關于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決定自2019年起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

與此同時,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正式實施,上海市的生活垃圾全程分類將邁入“法治時代”。全國多地也陸續出臺地方法規,明晰生活垃圾基本分類標準。而日前,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員會主任孫新軍在做客“市民對話一把手·提案辦理面對面”直播訪談節目時透露,《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修訂工作已列入2018~2020年的立法規劃。北京將通過健全日常執法檢查,積極推動垃圾分類立法,明確單位、個人垃圾分類責任,讓軟約束逐步“硬起來”。

微信圖片_201906251058092_meitu_4.jpg

混合投放垃圾即將面臨處罰,小區、社區的垃圾分類設施準備好了嗎?居民對垃圾分類的認可度、實踐程度如何?就此,《中國建設報·中國房地產》走訪了北京市東城、海淀、石景山、亦莊的多個社區,從生活垃圾的源頭開始,調查垃圾分類進小區實踐的現狀、成效和困擾。

試點先行,多舉措促進垃圾源頭減量

6月6日,北京市東城區崇外街道新怡家園社區啟用新型智能垃圾分類再生資源回收設備,分類回收可回收、不可回收垃圾和有毒有害垃圾,讓垃圾分類走進小區。

來到該小區,小區垃圾投放點兩側擺放著新型智能垃圾分類再生資源回收設備、不可回收垃圾智能分類設備和傳統垃圾桶。其中,新型智能垃圾分類再生資源回收設備的智能投放箱色彩亮麗,藍色和紅色將3米長的金屬箱體分為兩部分——藍色部分用于回收可再生資源,包括金屬、塑料、紙張和織物;紅色部分用于回收有毒有害垃圾,包括細長燈管、化妝品、廢手機、過期藥品等。不可回收垃圾智能分類設備的投放箱則分為廚余垃圾(綠色)投放口和其他垃圾(灰色)投放口。

微信圖片_20190625105808_meitu_1.jpg

“我們先在家把垃圾分好類,再到樓下根據垃圾種類按顏色投放,最后用手機二維碼掃一掃,還可以攢積分,兌換紙巾、肥皂、洗衣液等生活用品。”小區居民肖阿姨熟練地演示起投放垃圾的過程。只見,她先出示手機二維碼,再將分好的廚余垃圾倒進綠色投放口,垃圾袋則投入其他垃圾投放口,幾秒后電子顯示屏上就出現了垃圾重量及積分數值。全過程不到一分鐘。

“垃圾箱的底部裝有稱重裝置,居民投放的垃圾可以根據重量進行積分,以便換取相應禮品。”據介紹,智能垃圾分類設備打破了傳統的人工上門回收方式,進一步提高了再生資源利用效率。同時,垃圾回收價格與市場價格保持一致。

“除了智能垃圾分類設備,上了年紀、不便于使用電子設備的老年人可以使用傳統垃圾箱進行垃圾投放。小區內,每天都會有垃圾分類指導員定點宣傳。居民正確投放垃圾后,出示卡片式二維碼,也可以通過指導員人工掃碼獲得積分獎勵。”肖阿姨補充道,“我婆婆70多歲了,學會垃圾分類后常關注她卡里的積分,前幾天還很開心地跟我說,不到三個月攢了800多積分,可以換三個肥皂了。獎品事小,但住戶積極參與,相信通過日積月累的堅持,確實能帶動整個小區居民的垃圾分類熱情。”

事實上,北京市多年來一直積極推進垃圾分類,市民對“垃圾分類”的話題已不陌生,垃圾分類的推廣方式也越來越多樣化。為此,北京市還提出設立垃圾分類示范片區,試點創新垃圾分類收集方式。

作為全國第一批實施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的試點城市,截至2018年年底,北京市開展示范片區創建的街道達100個,全市垃圾分類制度覆蓋率達30%。據了解,示范片區是在充分借鑒國內外垃圾分類成熟經驗、征求居民意見后確立的,能夠利用手機等現代化技術實現垃圾分類回收。今年,北京市示范片區覆蓋率要達到60%,覆蓋200多個鄉鎮街道。

北京市將在示范片區試點4種垃圾分類收集方式。一是設置有人值守的垃圾分類驛站,鼓勵居民參與垃圾分類,并給予相應的積分獎勵;二是設置智能投放箱,減少人工成本,擴展垃圾分類服務范圍;三是上門或定點回收再生資源、廚余垃圾,方便群眾投放;四是撤桶撤站,定時定點流動收集。

除了新怡家園采用的智能垃圾分類設備,日前,北京市石景山區八寶山街道對沿街商戶啟動“上門收運垃圾”機制,實現零散垃圾分類回收和“垃圾不落地”。

據了解,為了讓沿街商戶更加了解“上門收運垃圾”機制的運作情況,石景山區環衛部門、城管委和八寶山街道共同對首批114戶沿街商戶進行了分類生活垃圾收運業務培訓。未來,這一沿街商戶生活垃圾分類集中收運方式還將在石景山區全面推廣。石景山區環衛中心將派出3臺垃圾運輸車輛,全天6遍次對商戶分類好的垃圾進行上門收運。

東城區西總布胡同的垃圾分類實踐也取得了喜人成效。西總布胡同撤掉了常見的大號綠色垃圾桶,用“居民在家分類,指導員定時定點回收”的方式收集垃圾。如今這種方式已在建國門街道平房區全面推開,總計4120戶家庭參與,占平房區總戶數的40%。此外,大興區興豐大街,海淀區蘇家坨鎮,石景山區八角西街、楊莊東街等街道也啟用由垃圾分類指導員定點上門回收方式,收集商戶的廚余垃圾。

“倒垃圾,倒垃圾,垃圾分類有意義。要想城市更美麗,我們大家須努力……”每天上午、下午特定時間,一輛載有四類垃圾桶的電動車循環播放著歡快的歌曲,在崇外街道的街巷中穿行。住戶聽著歌聲由遠及近的傳來,紛紛拎著早已分好類的垃圾走出門。第一步,讓垃圾分揀員掃描二維碼;第二步,將廚余垃圾倒入綠色桶中,垃圾袋扔到灰色桶里;第三步,查看積分,完成投放。

微信圖片_20190625105809_meitu_2.jpg

時常被孫子的垃圾分類問題“考”問的王奶奶笑著說,“這是我們共同學習、成長的過程。現在反而是我兒子不太注重垃圾分類,他每一次扔錯垃圾桶,我就彎腰把垃圾撿出來。一次又一次,他也不敢再讓我這個老人念叨他了。”

“我也經常告訴身邊的鄰居,大家一定要做好垃圾分類。”王奶奶說,“即使沒有獎品督促,大家也要自覺參與垃圾分類,這是我們建設美麗北京一份不可推卸的責任。”

垃圾分類習慣需進一步培養、普及

據孫新軍介紹,現在北京市每天會產生將近2.6萬噸的生活垃圾,人均每天1.1公斤。目前北京有29個垃圾處理終端設施,都在滿負荷運轉卻仍不夠用……在首都這樣人口規模過千萬的大都市,不斷增量的生活垃圾已成為城市管理的一大難題。

“早在2012年,北京市就出臺了《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明確政府部門以及物業等管理責任人、收運處置單位、垃圾產生單位的責任和罰則。但是物業等管理責任人對居民個人參與垃圾分類仍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缺乏約束和強制,導致垃圾分類居民參與率增長緩慢。”孫新軍說。

除了部分試點社區收效較好,不可忽略的是,北京市仍有較大部分社區在垃圾分類完成度、居民參與度等方面存在不足。近期一項調查顯示,雖然居民對生活垃圾“四分類”知曉率達到了80%,但分類投放的自覺性和參與率仍然較低,對廚余垃圾的準確投放率僅有2成。

走訪海淀區、朝陽區、石景山區的多個社區,大部分垃圾桶上并沒有相應的分類標識,里面混放著各類垃圾。附近居民表示,扔垃圾時不會去分辨垃圾桶的標識,在家也不會將廚余、干濕垃圾進行分類。

“老人的參與度高一些。年輕人可能忙于學習、工作,參與度較低,且積分換獎品對年輕人的吸引效果也一般。”垃圾分類指導員楊阿姨表示。

微信圖片_201906251058091_meitu_3.jpg

業內人士指出,垃圾分類需要全民參與。從根本上看,垃圾源頭減量、強制分類需要得到立法支持。居民分類意識的養成非一朝一夕之功,要對居民持續進行垃圾分類知識的宣傳和教育。同時,要組織專業的巡檢隊伍,對垃圾分類工作進行每日巡檢,對居民的不正確分類進行上門糾正和指導。孫新軍也表示,國家現階段處于垃圾分類習慣培養期,要由易到難、由淺入深推進。市民只要做到“資源回收、干濕分開”,就已經為垃圾分類作貢獻了。

“混裝混運”難題需系統性解決

不少居民也坦言自己的疑惑,“我們進行了垃圾分類,可運走時都裝在同一輛車里,這不是白分了嗎?”

對此,環保研究者陽平堅認為,垃圾分類有幾個難點,至于哪一個是最大的難點,不同的地方可能有所不同。一是居民的素質問題,主要是思想意識層面,大家普遍還是有一個“只圖自己方便、不管公共利益受損”的心態,也就是一個長期的“利他之心”的教育問題。二是與居民進行垃圾分類相互適應的硬件配套和精細管理問題。如果居民分好類了,干濕垃圾還是混合運輸,或者濕垃圾運輸過程中跑、冒、滴、漏,臭氣熏人,再或者不同垃圾運到處理點,后續的焚燒、資源化、回收等分類處理跟不上,都會極大影響垃圾分類的效果和積極性。

針對廣受詬病的“混裝混運”問題,北京市將要求運輸車輛“亮出身份”、做到“五統一”,即統一車身的顏色為綠色、統一車身的標準、統一運輸的標識、統一單位的標識、統一監督舉報電話,讓有規模、專業的隊伍來運輸。同時,對垃圾運輸車輛進行升級改造,增加計量稱重、身份識別、軌跡監控等管理功能,實現對各類垃圾運輸車輛的精準管理。動用經濟杠桿糾正“混裝混運”行為,比如“混裝混運”垃圾進入處理設施,有關責任單位繳納的處理費用將比分類收集的垃圾要多得多……

孫新軍表示,下一步,市城市管理委員會將研究建立再生資源回收體系,規劃好回收中心的布局,暢通資源回收渠道。

目前北京市已在黨政機關率先開展垃圾分類,去年又有2300多家公共機構加入強制分類的隊伍,包括學校、醫院、商場、超市和旅游景點,基本覆蓋了人群集中、垃圾產生量大的區域。接下來,北京市還將健全日常執法檢查,逐步覆蓋至居住小區。垃圾分類管理責任人不組織分類或分類不符合要求拒不整改的單位,要移交執法部門處罰,同時,逐步建立“不分類,不收運”的倒逼機制。

“混裝混運”是生活垃圾分類的難點之一。陽平堅認為,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精細化管理,要從垃圾的全生命周期考慮,在每一個環節都考慮到可能的問題。比如凈菜進城、濕垃圾包裝袋、廚房分類、定點定期投放、運輸過程保障、最終處理可持續等。“我們一定要讓‘犧牲自我小便利、共謀社會大福利’這樣一種自我約束、自我犧牲的精神深入人心,并身體力行。”

浙江聯運環境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劉香奇指出,“混裝混運”現象產生主要原因是前端分類不徹底、中端運輸不規范、后端處置跟不上。對此,可以建立垃圾分類監管體系,通過大數據手段,實現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收運、分類處理的監督和管理。同時,投入分門別類的干濕垃圾收運車輛,進行桶車分離運輸,提高居民垃圾分類的積極性。重點是要從源頭投放、收運系統、處置末端三個環節進行統籌規劃設計,實現投放網點的整合統一、作業隊伍的整編、設施場地的共享等。

他表示,要積極發揮社會組織在垃圾分類中的引領作用,推動針對市民的垃圾分類教育,尋找更多的社會組織從事垃圾分類工作,如社區志愿者等。

網友評論
? Top 香港两码中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