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主管

中國建設報社主辦

大資源平臺 ■ 大數據高地

登錄查找

對話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呂德文:“城市興、鄉村衰”老路不可取,城鄉融合發展政策窗口期大有可為
2019-05-25 10:45:17來源:中國建設新聞網    作者:高洋洋

呂德文.jpg前不久發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要以協調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和新型城鎮化戰略為抓手,以縮小城鄉發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為目標,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堅決破除體制機制弊端,促進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合理配置,加快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

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那么,當前城鄉融合發展存在哪些問題?如何正確理解《意見》中提到的一些要點?對此,中國建設報記者獨家專訪了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呂德文。

中國建設報:《意見》開頭部分提到,“我國在統籌城鄉發展、推進新型城鎮化方面取得了顯著進展,但城鄉要素流動不順暢、公共資源配置不合理等問題依然突出。”您對基層情況比較了解,能談談感受嗎?

呂德文:城鄉要素流動主要取決于市場,目前之所以不順暢,本質上還是市場方面的問題。公共資源配置不均衡確實很明顯,主要體現在醫療、教育、文化等方面。在醫療方面,經過幾年的改革,鄉村醫療的整體情況好了很多,但還是存在基層醫療體系服務功能較弱的問題,只能治療感冒這樣一些常見病。教育方面的問題就更嚴重了,不只是農村,有些縣城都存在很大問題,教育資源和學生都在向大城市和少數好的學校集中。在文化方面,圖書、電影等資源目前主要以縣為單位進行配置,有些地方也在鄉村進行了配置,卻存在不實用的情況,造成很大的浪費,而百姓尤其是老人、孩子真正需要的文化服務可能又沒有提供。

中國建設報:《意見》提到健全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機制,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如何理解“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與“城鄉融合發展”之間的關系?

呂德文:城鄉融合發展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農村人口要能順暢地進入城市。2018年我國城市化率接近60%,根據城市化進程的規律,城市化率要達到70%~75%才會逐漸變緩,我國目前處于城市化進程的中期,這就意味著城市化的速度還會比較快,還有很多農村人口要往城市轉移。也就是說,農村資源所能承載的人口數量比當前還要再少一些,所以城市還需要進一步放開門檻和空間,接納有意愿進城的農村人口。

另一方面,城市的人才也要到農村去,服務農村。總體而言,這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這里指的是城市的“人才”而不是“人口”,比如金融、互聯網、農業技術等方面的人才,要讓他們能夠順暢地進入農村并參與鄉村振興。所以“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與“城鄉融合發展”之間并不矛盾,城鄉融合是一個雙向的過程。

中國建設報:《意見》基本原則部分提出“堅持守住底線、防范風險”,其中“3個守住”包含了“守住鄉村文化根脈”,為什么要強調這個?

呂德文:在我印象中,這個表述之前確實沒有出現過,不過鄉村振興規劃里是有類似表述的。鄉村文化是一種獨特的文化類型,我國自古以來就是農業大國,所以鄉村文化是中華文化重要的一個部分。守住鄉村文化的根脈,某種意義上就是守住了中華文化的底色。我國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鄉村文化是一個重要基礎,守住鄉村文化的根脈跟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也是有直接聯系的。

另外,鄉村是國家現代化的壓艙石和穩定器,這個壓艙石和穩定器不單單是指吸納人口和保證糧食安全,鄉村文化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層面。從鄉愁的角度來說,很多人都是有家鄉觀念的,守住了鄉村文化根脈,整個社會就會比較穩定。

中國建設報:《意見》提到“促進各類要素更多向鄉村流動,在鄉村形成人才、土地、資金、產業、信息匯聚的良性循環。”對此,您有什么看法?

呂德文:在這一點上,我的看法比較保守。現在鄉村還不適合進行大規模地開發,不適合成為資本的樂土。我國現階段正處于城市化進程中,這個過程比較理想的狀態是保持“一動一靜”。城市在不斷發展時,鄉村保持平穩一些比較好,這樣社會發展才會比較平衡。當然,《意見》在這方面處理得還是非常好的,各方面改革都強調要先試點,都是在政策可控范圍內實施的。

中國建設報: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意見》提到“堅持先建機制、后建工程,推動鄉村基礎設施提擋升級,加快實現城鄉基礎設施的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統一管護。”為何要重點強調這3個“統一”?

呂德文:這3個“統一”類似于公共服務均等化。以前鄉村的道路、水利設施建設主要由地方財政承擔。現在提出3個“統一”,意味著這些都要納入國家統一的路網、水利網體系中,由國家財政來承擔。同時,鄉村基礎設施的相應標準也要和城市統一,提高基礎設施的等級和質量。其實最近幾年,我國對鄉村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力度還是很大的,“村村通”已經基本實現。國家發改委前不久公布了幾個數據:截至2018年底,99.6%的鄉鎮、99.5%的建制村通了硬化路,99.1%的鄉鎮、96.5%的建制村通了客車。

中國建設報:農村宅基地制度改革也是《意見》中的一大要點,很多內容與之前的政策是一脈相承的。不過,《意見》明確提出“穩慎改革農村宅基地制度”,您認為背后有什么考慮?

呂德文:農村的集體建設用地分為以下幾類:第一類是公益性公共設施用地,比如農村用來建學校的土地;第二類是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比如村集體工廠使用的土地;還有一類是宅基地。前兩類土地無論是體量還是改革難度都比較小,而宅基地改革涉及的面較廣,也確實比較復雜。

首先,宅基地的體量太大。宅基地是農村集體成員身份的一個標志,只要是村集體成員,就有權利獲得一塊宅基地,所以改革牽一發而動全身。其次,宅基地入市會涉及到復雜的制度設計。比如,村集體成員的退出機制,當然還有很多政策和制度需要完善。最后,宅基地制度改革還要考慮工商資本下鄉的問題。如果宅基地最終允許入市,工商資本下鄉的規模可能會非常龐大,甚至超出可控范圍。因此,慎重改革是有道理的。

中國建設報:改革離不開相應的試點,《意見》提出選擇有一定基礎的市縣兩級設立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您認為什么樣的地區可能成為“試驗區”?

呂德文:試驗區應該具備三個條件:一是具備一定的工業基礎和經濟水平,二是城市化率處于中等水平,三是存在比較完整的鄉村。我覺得長三角地區可能不太適合成為試驗區,因為那里的城市化率較高,城鄉融合的水平已經很高了;西部地區或者純農業地區也不太合適,因為那里的城市化水平又太低,城市帶動不了鄉村發展。

相對而言,山東、河南、湖北等中部地區省份就比較合適。例如,山東的縣域經濟比較發達,那里的城市化基本屬于就地城市化。當然,《意見》提出的是選擇有一定基礎的市縣兩級設立試驗區,這樣其實很多省份都能選出一些有代表性的地區。

總而言之,城鄉發展不是此消彼長的零和博弈,而是融合發展、共享成果的共生過程。城鄉融合發展政策窗口期大有可為,不僅要避免走“城市興、鄉村衰”的老路,更要走出一條城市和農村攜手并進、互利共贏的新路。


網友評論
? Top 香港两码中特1